欢迎您访问舒城县工商业联合会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政务公开 / 参政议政
吴敬琏:供给侧改革应加大执行力度
浏览次数:122作者:发布时间:2017-02-17

 

BV伟德

 

  结构性改革推进的不够快和不够实,就使得市场不能够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不能通过激励创新奖优罚劣、优胜劣汰,达到优化经济结构、提升供给效率的目标,而只能依靠行政手段去实现"三去一降一补"

  “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7年年会”近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权、动力、质量”。

  对于供给侧改革,经济学家吴敬链提出了以下5点意见。

  第一点意见,回顾一下去年的工作,在去年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去年在实现“三去一降一补”的目标上,取得了一些进展。特别是在去产能、去库存和补短板上,成效比较明显。但是还有另外一个方面,“三去一降一补”的另外两个方面,成效不那么显著,甚至“去杠杆”方面,不但没有去,而且杠杆率有所提高。这就使得最近一次政协会议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说的“系统性的风险在积累,部分地区困难增强”,或者用经济工作会议公报说的话叫做“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不足,金融风险有所积累,部分地区困难增多”。

  第二点意见,吴敬琏认为“三去一降一补”得失互现的主要原因在于结构性改革的推进不够快、不够实。这里讲的结构性改革,不是结构调整,而是体制结构和政府监管框架结构的改革。因为结构性改革推进的不够快和不够实,就使得市场不能够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不能通过激励创新奖优罚劣、优胜劣汰,达到优化经济结构、提升供给效率的目标,而只能依靠行政手段去实现“三去一降一补”。

  第三点意见,在当前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还没有完全建立的情况下,在纠正资源错配,实现经济结构优化过程中,一定程度地运用行政手段和选择性产业政策可能是难以避免的。但是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由于行政机关并没有确定什么是最优经济结构的能力,用行政手段进行“去”和“补”的资源再配置具有很大的局限性,甚至有不小的负作用。用行政指标要求“去”和“补”,企业总有办法绕过这个行政命令。比如最近发表的关于钢铁业去年实际业绩的报告显示,去钢铁产能,不但产能没有降低,而且提高了。

  政府大概从两亿吨产能的时候就开始提去剩余产能,到现在11亿吨,越去越多。另外产量按照国务院的要求,5年实现压缩粗钢产能1.5亿吨,16年压缩指标4500万吨,但实际上钢铁产能是增加了,粗钢产量不降反增,2016年粗钢产量增加了1.2%。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这种压缩产能和降低产量的过程中,往往不是优胜劣汰。要按照指标来压缩,它往往变成压缩的是有更高效率的企业,而低效的企业并没有压缩,这种情况用行政指标是难以解决的。

  第四点意见,在当前这种情况下,出路就在于切实推进改革,使市场能够在稀缺资源的配置和再配置上起决定性作用。所以非常赞成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5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本质属性是深化改革,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加快政府职能转变。

  第五点意见,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制定的全面深化改革顶层设计、路线图和时间表的基础,发布了多方面改革的指导意见和实施方案。有关改革的文件大部分都齐备了,这些文件规定的改革方向明确,措施得当。问题是执行上,比较婉转地说,还不够得力。所以2017年要做的就是在执行上花更大的力气,使得这些决定、这些文件得到真正的落实,这就能够为我国的资源有效再配置和供给效率的提高提供一个坚实的制度基础。

  吴敬琏举例说,比如去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改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文件,提出的一些方向、措施都切中实际,能够解决困扰我们多年的许多问题。

  吴敬琏指出,提出了平等保护产权,要改变过去那种分等级保护的状况,所以要求在立法上废止按照所有制的不同类型所制定的市场主体法律和行政法规,开展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的专项清理。平等保护各类市场主体,加大对非公财产的刑法保护力度。这就涉及到立法部门的工作了。坚持有错必究,抓紧纠正一批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申诉案件,对涉及重大财产处置的产权纠纷申诉案件,民营企业和投资人违法申诉案件,依法甄别,确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使用法律错误的错案冤案要依法予以纠正,并赔偿当事人的损失。

  吴敬琏说,目前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有些企业家缺乏信心,这造成了比如说外汇资本流失等等问题,实际上平等保护产权是一个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的非常重要的举措。

  他认为,应该大力宣传党和国家平等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的方针政策和法律法规,使平等保护、全面保护、依法保护观念深入人心,营造公平公正、透明稳定的法治环境。这样一个文件在执行上应该要花更大的力气,使它真正落地。